将临故事中的客栈店主

可彬于此文章,分享将临故事中客栈店主的角色,试问我们是否有时也以客栈店主的身份对待圣家三口。

“他们在那里的时候,她分娩的日期满了,便生了她的头胎男儿,用襁褓裹起,放在马槽里,因为在客栈中为他们没有地方。”(路2:6-7)

我常想,当若瑟从客栈店主口中得知那里“没有地方”容纳他与身怀六甲的聘妻时,究竟有何感受?行路数日、历经坎坷的若瑟,必然气愤心烦,无比失望。我猜想,他甚至慌张失措。他有后备计划吗?夫妻俩总不能露宿街头吧?那怀有身孕的玛利亚呢?这样的生理状态下,仍要长途跋涉,肯定使她疲惫不堪,痛苦不已。听到一句“没有地方”,她是否也一时不能自己,无助痛哭?不知若瑟与玛利亚可曾感到消极、绝望?有时想想,也不禁感慨:我们熟悉的将临故事——那充满欢腾、盛满喜乐、灌满消费主义的故事——竟源于一次冷漠的拒绝。回首望之,倘若客栈掌柜知道自己拒绝的是圣家三口,他是否会腾出空间,让耶稣、玛利亚和若瑟三人入住?

Continue reading “将临故事中的客栈店主”